首頁|學校概況|機構設置|人才培養|教育教學|科學研究|人才招聘|招生就業|文化江中
 
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專訪 >> 正文
精医济世 秉鉴持衡 ——江西中医药大学首届师德标兵皮持衡事迹
  时间:2021-09-21     点击次数:    

 

  皮持衡,1940年12月生,二級教授、主任中醫師,博士研究生導師,江西南康人。是第二、三、四、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屆全國名中醫榮譽稱號獲得者。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皮持衡1965年畢業于江西中醫學院中醫專業大學本科(六年制)畢業。曾任江西中醫學院副院長、院長、黨委副書記。榮獲“國家教學成果二等獎”“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優秀指導老師”“首屆中醫藥傳承特別貢獻獎”“全省最美老幹部”、江西中醫藥大學首屆師德標兵等多項榮譽。

 

  堅定信念秉持恒心學中醫

 

  1940年,皮持衡出生于中醫世家。他讀小學時,就常隨父親在自家藥鋪、診所內學習。受家庭的影響,從小對中醫藥耳濡目染,對中醫産生了深厚感惰,有了“不爲良相,便爲良醫”的強烈願望。
  不出所願,1959年,19歲的皮持衡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江西中醫學院(江西中醫藥大學前身)中醫專業,大學六年深造,成爲我省首屆中醫專業畢業生,後成爲江西省衛生廳的“名師帶高徒”計劃三位名中醫師承學生之一,被選投爲時任江西中醫學院副院長的名老中醫賴良蒲先生爲師,1967年師承期滿出師,盡得賴老真傳,並從事中醫藥臨床教學至今。
  “學習中醫要志願堅定,還要刻苦勤奮,這個勤奮不是一時一刻,而是持之以恒。”皮持衡認爲,學習中醫,多讀多背十分有益。每天晚上,他都堅持在昏暗的油燈下學習古典醫籍,直至夜深。秉持恒心,除了學習上持之以恒,一以貫之的,還有皮持衡對中醫始終如一的信念。皮持衡認爲,中醫教育的根本,就是要牢固樹立熱愛中醫獻身中醫的理想信念。他經常跟學生說,一旦選擇了中醫之路,就要頭也不回地一步一步堅定走下去,萬不可理想動搖,信念迷茫,中途生變,否則前功盡棄,空談中醫振興。
  正是如此,把學生培養成“鐵杆中醫”成爲皮持衡的追求和願望。他培養學生對中醫的興趣和自信,讓學生學習中醫、相信中醫、愛上中醫、使用中醫、推廣中醫,保持對中醫專業的敬畏、虔誠和執著。他說,“人命至重,有貴千金”,對專業的敬畏,就是對生命的敬畏,對專業的虔誠,就是對病人的精誠。如何學好中醫,他認爲要有“知之”到“好之”、“樂之”的態度,中醫是大器晚成,不是速成之品,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堅持和“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執著,才能把祖國優秀的傳統文化瑰寶傳承好,發展好。

 

皮持衡教授在討論病案

 

 

  攻堅克難創建江西首個中醫腎病科

  1965年,皮持衡畢業後,分配到了江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初出茅廬的他在一次醫院病房值班時,遇到一位重症患者,面對這一情況,皮持衡不知所措,後經過前輩指點,才最終幫助患者渡過難關。

 

  經過這件事情,皮持衡感覺到了自身的不足,迫切想要繼續進修。經過多方協調,他到上海第三人民醫院學習腎病專業。在上海進修期間,他在病房裏接觸的大都是腎病患者,腎病診療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他也感覺到,腎病是一個重要的學科,急需在中醫院開科研究。
  回到醫院後,皮持衡決定鑽研腎病。1992年,皮持衡在醫院開設了腎病科並負責科室的全面工作,成爲當時江西省首家擁有腎病專科的醫院,腎病科很快得到了患者的認可。
  26年來,皮持衡創建的腎病科,由最初的20名醫護人員、20張病床,發展到現在50余名醫護人員、90余張病床。科室從單一的中醫藥診療模式,到現在能開展中藥灌腸、中藥熏洗、中藥塗擦、坤土益腎健脾法等10余種中醫藥防治腎病的特色療法。皮持衡創制出的“腎衰泄濁湯”(年使用量已達11萬余袋)、“腎藥Ⅲ號”及“三仁腎衰泄濁方案”等有效制劑及方法,廣泛應用于慢性腎衰患者的治療,取得了顯著的臨床療效及社會效益。

 

皮持衡教授在給學生上課

 

  心系患者 始終把病人放在第一位
  “皮老師始終以病人爲重。”皮持衡的學生黃勇介紹,一次,皮持衡門診剛結束,正准備下班時,一位患者跑來要加號看病,說是坐了6個小時的火車才到醫院。皮持衡得知患者情況後,不顧疲憊,堅持爲病人看完病,才安心離開。
  “他有隨身攜帶處方箋的習慣。”該院腎病科護士長說,皮持衡在外面開會,經常會有患者慕名來到會場,找他看病,他就利用會場間隙時間,爲患者看病開方。
  一位來自江西撫州的患者陶潛平,已經是皮持衡10多年的老病友了。2006年10月,陶潛平在當地醫院查體發現得了腎病,當時,有醫生告訴他,“你這個病,最多活不過三年。”對陶潛平來說,這句話如晴天霹雳,愁得他三天三夜沒睡著覺。後來,他找到皮持衡,爲其辨證,以中藥處方治療,並鼓勵陶潛平不要放棄治療,使他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皮老是我生命的保護傘,現在都讓我多活了十年了。”陶潛平說,目前自己的病情很穩定。
  “皮老退休後,仍堅持每周一、三、四、五上午出門診,醫院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門診予以限號。”護士長說,皮持衡看到很多外地患者深夜前來排隊仍未挂到號,都會爲患者加號看病,直到看完最後一個病人,才去吃飯。
  他經常對身邊的學生說,“患者這麽遠來看病,如果拒絕,會讓他們很失落,他們也許還要在這裏等幾天,不僅耽誤病情,還要一筆吃住的開銷,萬一下次還沒挂上號,則耽誤更久。我們要照顧患者,多關心他們,我們辛苦一點沒關系。”
皮持衡教授接診患者  
  淡泊名利,保持良好醫德醫風
  皮持衡經常告誡學生,不忘醫者初心,莫把技術當成謀利的手段,“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皮持衡總是以孫思邈的“大醫精誠”告誡勉勵學生:“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要求學生潔身自好,保持良好的醫德醫風。
  2006年,皮持衡退休後,特別是被評爲全國名中醫後,很多醫療機構高薪聘請,開出了豐厚的薪酬,他都婉言謝絕。19歲就在醫院工作的皮持衡,對中醫臨床工作有著很深的感情,他說,“這裏是我成長的沃土,只想繼續留在醫院,爲更多病人解除病痛。”
皮持衡教授做學術報告
  克精克誠 ,“學我”“像我”“超我”傳承中醫

 

  在江西中醫藥大學美麗的鏡湖湖畔,一塊雕刻著“克精克誠”的文化石十分搶眼,這是皮持衡在和同學們舉行畢業五十周年聚會時,倡議大家一起捐贈的。這是他們這一輩中醫人的精神的寫照,也是他們對年青學子的殷切希望。

  皮持衡經常說,作爲傳道授業的老師,首要一條就是教會學生如何做人,老師要言傳身教,傳授知識的同時傳授爲人之道、爲學之道。

 

  皮持衡認爲,在中醫傳承的過程中,可以分爲三個境界:第一個境界是學我。中醫的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可以自學,但中醫臨床思維的建立,必須要在跟老師的臨床過程中才能快速地形成。這是第一個階段的學習,也需要老師不斷地傳道授業解惑,這個階段叫“學我”。第二個境界是像我。建立了一定的中醫臨床思維能力之後,學生就可以開始獨立思考、獨立臨床了,但其臨床思路及臨床經驗的形成,基本上是建立在導師的學術思想基礎上,這個階段叫“像我”。第三個境界是超我。學生站在老師的肩膀上,不斷創新,自我提升,最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這個階段叫“超我”。在中醫傳承的過程中,皮持衡是這樣要求學生,也是這樣要求自己。

 

  學驗俱豐,精醫濟世爲岐黃

   皮持衡曾长期担任学校领导职务,行政事务多繁复杂,但他从未脱离临床和人才培養,其治学严谨,学验俱丰。学术上皮持衡主张“循古拓今,师宗不泥古”、“博采众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制方用药上,善于相承相反,以补配消,以塞配通,以温配清,以降配升。学术思想上总结并提出肾病证治“五论”:慢性肾病以“脾肾为本”论;慢性肾病病机“虚、湿、瘀、毒”论;多途径治疗与治法交替论;力推“间者并行,甚者独行”原则,主张补泄交替,敛散交替,补脾益肾交替等;方药择用参考“中药与方剂药理”论;谨守中药“药性理论”与方剂功效主治原则;参考现代药理与应用实验检测指标等;善后调理“重视脾胃”论,慢性病症顾护脾胃于临证施治之始终。

 

  在人才培養上,皮持衡倾心教育,为人师表,对学生精诚指导,严格要求。他1989年始指导硕士研究生,1998年始招收博士研究生。自1997年至今,已是四批次的全国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指导老师,培养了一大批中医药人才,他的学生大多也已成为学科骨干和学科学术带头人。
  皮持衡先后主编参审出版专著、高校教材、专业指导书20部,发表论文百余篇,参研课题近10项,且多次应邀赴比利时、法国、美国、日本讲学和学术交流,为中医药高层次人才培養、中医药学术传承和国际交流作出了贡献。

 

  從事中醫藥教育臨床五十余年來,皮持衡教授收獲無數的榮譽與肯定的背後是他爲中醫藥事業不懈的努力和追求,更是他所醫治過無數病人的福音。


稿件來源:附屬醫院

部門審核:沈德森

責任編輯:楊清躍

【關閉】